<address id="v35gh7j"></address>
      <address id="v35gh7j"></address>
        <thead id="v35gh7j"></thead>

        2020年01月16日   星期四歡迎來到yabet_yabo198.com官網
        當前位置:
        行業觀點
        核電被指又慢又貴應放棄?世界核工業協會反擊
        時間:2019年10月15日 來源:瞭望核能 點擊量:1512 分享:

        最新的《世界核工業狀況報告》(WNISR)近日發布。報告指出,能源行業是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最大原因。可再生能源每年在單位美元內減少的碳排放量遠遠超過核能。報告認為,製定能源戰略需要根據以下三個關鍵標準:可行性、成本和速度。

        WNISR 是一份探討核電工業麵臨的全球挑戰的年度報告,由獨立能源專家和反核活動家 Mycle Schneider 匯編。

        這份報告引起了核工業領域的強烈反對。世界核工業協會(WNA)隨後在 WNISR 之後發表了官方回應,稱新型核電建設可以更快應對氣候變化。

        真的又慢又貴?

        自 1992 年以來,Mycle Schneider 和同行每年都會出版當年的 WNISR,他們的主張一直是反對投資核電。根據該報告的統計,自 2009 年以來,全球核反應堆的平均建造時間約為 10 年,遠遠超過了世界核工業協會給出的 5 到 8.5 年的預估時間。由於現有的化石燃料發電廠在等待替代能源的同時仍然在大量排放二氧化碳,因此核電站很長的建造時間對氣候改善是尤為不利的。

        Schneider 說:“為了保護氣候,我們必須以最低的成本和最少的時間,減少最多的碳排放。”在核電上的投入浪費了本來可以用在可再生能源上的成本和資源,而這最終會延遲脫碳。

        但世界核工業協會回應稱,WNISR 誇大了核反應堆的平均建設時間。例如,Watts Bar 2 的建造始於 1973 年,並於 1985 年停止。該項目在 20 多年後的 2007 年重新啟動,反應堆於 2016 年並網。盡管有 20 多年沒有建造,WNISR 還是把建設時間算作 43 年。這樣的計算方法會增加很多平均施工時間。

        世界核工業協會認為,隻要從“首創項目”中吸取經驗,建造反應堆的時間可以縮短至四年。

        另外他們還提出,有多項研究表明,在很多國家,核能每年平均提供的低碳電力要多於太陽能和風能。Junji Cao 等人在 Science 發表的論文顯示,新核電的部署速度要比風能、太陽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更快。

        WNISR 認為,核能除了時間長之外,成本也更昂貴。太陽能發電的成本為 36-44 美元/兆瓦時,而陸上風力發電的成本為 29-56 美元/兆瓦時。核能的成本為 112-189 美元/兆瓦時。在過去的十年裏,公用事業級太陽能的平均成本下降了 88%,風能下降了 69%,而核能增長了 23%。

        過去一年中,全球核電運營能力增長了 3.4%,達到 370 吉瓦,創曆史新高。可再生能源發電能力都在快速增長,但核能在世界總發電量中所占的比例僅僅保持在 10% 多一點。按照 WNISR 的預計,在到 2030 年的這十年裏,必須要有 188 座新的反應堆接入電網才能實現氣候變化的溫控目標。

        世界核工業協會認為 WNISR 極大地高估了未來十年內將要淘汰的反應堆的數量,因為世界上已經有超過 15% 的正在運行的反應堆壽命已經超過 40 年,很多反應堆的使用壽命可以達到 60 年,甚至 80 年。

        但世界核工業協會承認,目前的核電新建速度不足以有效應對氣候變化,在這一點上他們和 WNISR 以及其他的國際能源機構達成一致。

        國際能源署(IEA)也表示,如果不對發達經濟體的現有和新核電廠進行投資,將對碳排放、成本和能源安全產生影響。報告還得出結論,如果不采取行動為核電提供更多支持,全球向清潔能源係統過渡將會變得非常艱巨和昂貴。如果我們想要更好地應對氣候變化,同時為所有人提供可靠且負擔得起的電力,核能必不可少。

        能源競爭

        市場總會支持那些更快、更便宜的可再生能源,在大多數市場中,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急劇下降,這使其成為了一個便宜的選擇。由此,核能發電有很多競品。

        資本流動反映了這一趨勢。報告顯示,2018 年,中國在可再生能源方麵的投資為 910 億美元,但在核能方麵的投資僅為 65 億美元;自 2016 年以來,中國沒有再開啟新的核反應堆建設項目。在過去十年中,中國已在電網中增加了近 40 座反應堆,但其核發電量仍比風力發電量低三分之一。

        同時,廉價天然氣也有可能取代可再生能源來彌補市場缺口,這將帶來每年數十億噸的二氧化碳。
        數據顯示,在歐洲,從 2000 年到 2018 年,核電容量減少了 18.7 吉瓦,煤炭容量減少了 42.7 吉瓦,燃油容量減少了 41.1 吉瓦。其中很多被可再生能源替代,可再生能源增長了 310 吉瓦。但與此同時,天然氣發電廠的容量也增加了 97 吉瓦。

        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的數據,在美國,天然氣占 2018 年新增安裝容量的 60% 以上,其餘為可再生能源。天然氣顯然在能源經濟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WNIER 認為,當務之急應該是將資金集中在可再生能源上。“可再生能源,通常還有天然氣,在競爭中超過了新建甚至現有的核電站。”、

        世界核工業協會認為,在 2050 年之前實現核電占到總發電量的 25%,這是一個可實現的目標,隻是需要時間和行動先解決一係列現實問題。核能的發展需要公平的競爭環境、協調一致的監管程序、有效的安全範式。

        需要提到的是,就在前不久,比爾·蓋茨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到,政府應該把對太陽能和風能的補貼轉向一些還無法進入市場競爭的其他可再生能源領域。他認為太陽能和風能已經可以“獨當一麵”。

        在當下技術資金有限的情況下,到底應該繼續發展太陽能、風能這類相對成熟的可再生能源,還是先探索其他新興的新能源領域和儲能技術?這是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過時了嗎?

        為了得到我們網站最好的體驗效果,我們建議您升級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選擇另一個web瀏覽器.一個列表最流行的web瀏覽器在下麵可以找到.

        ,